30-40

小说:失控喜欢你 作者:三生糖
    第31章

    客厅很安静。

    男人坐在沙发上, 直勾勾地凝望着她,灰蓝眼眸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隐忍却又热烈。

    克制却又忍不住想要放肆。

    哪怕明?娆的脑袋,早被酒意醺得迷糊, 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女孩转开视线, 小声问他:“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确实醉得不清。

    连早就送过的东西?都忘记。

    半晌, 男人从胸腔里震出一声低哑的闷笑:“弹琴。”

    “我?想和?你一起弹琴。”

    温柔宠溺中, 夹杂着一点坏心眼的恶劣。

    明?娆听不懂, 耳尖却也隐隐发烫。

    她懵懵地想, 应该是这?个男人笑起来真的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让人心都发软, 不管他说什么都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哦。”明?娆说着, 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调酒的后劲这?时才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没什么力气, 走路都带着几分醉态,一步三晃。

    还不记得别墅也有琴, 下意识往外走。

    想回家?。

    江慎快步上前, 将?人拦腰抱起, 大步往三楼走去。

    这?栋别墅,是某年明?院长?送明?娆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明?娆不常来, 也不喜欢弹钢琴,当初却特地让明?院长?隔了一间琴房出来,免得江慎来这?儿玩的时候觉得无聊。

    ──她太习惯江慎的陪伴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也把他放进自己的人生规划里。

    江慎低头看她:“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明?娆伸手去摸他的睫毛。

    江慎睫毛很长?,又浓密,她每次看到都会被吸引, 还总想摸。

    男人的体?力很好, 一口气爬三楼都不费劲,甚至连薄汗都没有。

    完全不似女孩记忆中脆弱易碎的陶瓷娃娃。

    江慎将?她放在那架崭新的钢琴琴凳上。

    明?娆下意识抓住他的衬衫, 追问:“你让我?说什么?”

    江慎俯身,居高临下地垂眸, 凝望着眼中已经明?显浮现醉意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说你喜欢我?……”

    说你喜欢我?的全部,而不是只有我?的脸。

    我?的身体?。

    ……我?的外貌。

    江慎喉结滚动?了下,眸色深而暗。

    所有的隐忍与克制终于化?为卑劣的贪婪,汹涌而又疯狂地往外奔窜。

    明?娆要是没醉,肯定会被他眼里偏执到令人心惊的独占欲吓着。

    但是她醉了。

    还是后劲正强的时候。

    女孩眼睛缓慢地眨了下,抬头亲了亲他的唇角:“我?喜欢你哦,江慎。”

    小醉鬼听不懂他隐晦的暗示。

    只会重复他的话。

    江慎双手撑在琴凳上不动?。

    明?娆带着醉意的脸庞浮现几分茫然?。

    江慎垂着眼皮,盯着她的眼眸里,涌动?着难以形容的暗色,仿佛一束荆棘,层层叠叠地盘绕住她,非要她找出再次被她藏起来的真心。

    女孩睫尖颤动?不停。

    许久,她终于有些不确定地说:“我?喜欢你的……全部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就被转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江慎跟着坐上琴凳。

    就像小时候教?她弹琴那般,从后将?她整个人搂住,冷白漂亮的指骨覆盖在她双手上,引导着她去按琴键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早就长?大了。

    昔日单薄脆弱的少年,胸膛早已变得厚实,严丝合缝地挨着她的背脊,莫名透一股侵略意味。

    冷峻,强势。

    男人的荷尔蒙气息笼罩着她所有感官,但是透过薄薄布料,一寸寸渡过来的体?温,却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让人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这?种感觉很陌生,明?娆下意识回头,去看带着自己弹琴的江慎。

    江慎就像小时候一样?,没什么表情地垂着眼眸,长?睫根根分明?,专注又有耐心,只是扣着她的手收紧了一些,像是在提醒她不要分心。

    明?娆心里像被什么东西?烫了一下,视线回到两人交握在一块的手上。

    男人漂亮的长?指与她纤白的手指扣在一块,密不可分,在琴键上敏捷地跳着舞,流畅而又优美的琴声,从琴弦上缓缓流淌着。

    自从江慎的大哥江辞离世?之后,江慎曾经有好长?一段时间,没再碰过钢琴。

    江辞跟江慎一样?,都是难得一见的音乐天才,只是江辞身为继承人,他要背负的东西?实在太多,江老爷子也不允许他整天弹琴,于是当他发现弟弟跟自己一样?,便将?对音乐的热爱,全都寄托在弟弟身上。

    明?娆曾经问江慎,他是因为江辞哥哥才那么努力学琴的吗?

    江慎说不是,他热爱音乐,喜欢弹琴,努力练琴,从来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欢。

    然?而江慎没告诉她的是,他不止热爱音乐,他还喜欢在她的瞩目下演奏,喜欢她在琴房时只看着他,喜欢她的目光只停留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不管是小时候,或是寄养在明?家?,或是现在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喜欢她在初见时,双眼亮晶晶地喊自己漂亮哥哥;喜欢他在明?家?时,她不厌其烦地哄他开口说话;喜欢她看到自己时,眼睛弯弯地喊他江小慎;喜欢她有求于他时,撒娇讨好地喊他哥哥。

    喜欢她的所有,喜欢她的全部。

    于是,无穷无尽的喜欢,最终交织成了不可言说的妄想。

    妄想她跟自己一样?,同样?喜欢他的所有,喜欢他的全部,喜欢他到无可自拔,非他不可。

    别墅院子里依旧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杯觥交错间,众人不断地往烧烤架上,放上早就串好的蔬菜和?肉串,炭火噼里啪啦地响着的同时,隐隐约约能听到从别墅某处传来的,略带忧伤的旋律。

    萧起衬衫领口解开两枚扣子,袖子挽到胳膊肘,嘴里吃着烤肉,听到琴声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艹,江慎跟明?娆窝在屋里大半天,结果只是在弹琴?”

    萧起咽下嘴里的烤肉,难以置信:“难道他就不想跟明?娆做点别的吗?难怪明?娆老说他无趣。”

    陆隽咬着烟,嗓音含糊:“喜欢是放肆,爱是克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侧耳仔细听了一会儿,意味不明?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陆隽拿下嘴里的烟,喝了口酒:“你没听过这?首曲子?”

    萧起好笑:“又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?会弹钢琴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?首曲子听起来,未免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萧起拧眉想了下:“凄美?”

    陆隽抬头,朝别墅望去,被酒精浸染过的嗓音微哑:“梦中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明?明?知道不可能成真,却永远怀抱着向往和?期待,汹涌澎湃而又极致压抑,怎能不凄美动?人?”

    三楼琴房。

    哪怕明?娆还醉着,也听出这?是哪首曲子了。

    明?娆小时候也是练过琴的,这?首曲子她也学过,自然?知道这?首钢琴曲背后的故事。

    女孩纤白的手指,无意识地蜷缩了下。

    男人冷白修长?的手指,却始终牢牢地与她交扣着。

    就像从小到大,他们一直形影不离那般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她主动?靠近,最后却不知不觉深陷其中,等到她想从这?温柔到极致的独占欲中逃离时,早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音符落下。

    明?娆感觉到从后拥着自己的男人,微微低下头来,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耳廓。

    像是故意似的,男人侧过头,薄唇轻轻擦过她的耳尖。

    明?娆呼吸停滞了一瞬:“江慎?”

    “阿娆……”男人说话的同时,她感觉到原本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松开来。

    “我?可以亲你吗?”江慎带着薄茧的指腹,轻轻握住她的下巴,拇指很温柔地摩挲着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明?娆眼睫颤动?两下。

    刚想点头,就被身后的人温柔地转过下巴,紧接着,男人柔软的薄唇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慎抱她进琴房时并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这?首曲子他弹过无数,蒙着眼也能弹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明?娆其实有点怕黑。

    好在钢琴旁本来就有一片落地窗,温柔的月光洒落进来,倒也没那么暗。

    钢琴盖不知何时盖了下来,明?娆坐在钢琴上头,白皙可爱的脚丫踩在琴凳上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地往下看时,恰好可以将?男人沐浴在月光下的精致五官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男人以一种仰望的,虔诚而又臣服的姿态,跪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映着月光的眼睛里,仿佛盛满了璀璨的星河。

    简直像在跟她求婚。

    这?情景跟上次完全不同,却也一样?。

    刚才江慎带着她弹的那首梦中的婚礼,带给?明?娆的震撼有点大,她虽然?还醉着,但其实,她的脑子已经慢慢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在干嘛。

    也很能清楚地听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明?娆屏着呼吸,低眸看了江慎片刻,便别过头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她微微仰起头,背脊亦不受控地弓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?娆总说江慎哪里都好看,但其实她自己也不遑多让,她的脖颈雪白又纤细,仰起的弧度十分优美。

    眼尾沾染上泪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醉蝶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zuidie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